连续12年卖股票输血 两面针深陷“多面”投资困局

【连续12年卖股票输血 两面针深陷“多面”投资困局】日前,两面针发布公告称,公司向柳州东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通公司”)所借1.5亿元款项的归还日期延至明年10月10日,而这已经是第三次延期。(中国经营报)

K图 600249_1

  “成为民族品牌第一人!”有着77年历史的两面针(600249.SH),曾喊出如此口号,而如今却面临“无米之炊”,依靠借贷和卖股票度日的局面。

  日前,两面针发布公告称,公司向柳州东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通公司”)所借1.5亿元款项的归还日期延至明年10月10日,而这已经是第三次延期。

  不仅如此,为了弥补流动资金缺口和偿还贷款,今年7月两面针出售了手中所持中信证券的1200万股股票。这是自2007年以来,两面针第10次出售中信证券股票,公司才得以在连续12年扣非后的亏损中保壳。至于公司未来如何解决资金问题,两面针以即将发布季报在缄默期为由拒绝了《中国经营报》记者的采访。

  “两面针品牌运营的问题,一是过于注重多元化发展,以及资本市场的变动,导致连续三任董事长辞职,人事动荡,政策不稳。”品牌营销专家路胜贞同时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二是当众多外资品牌以及国产品牌加大投入进行产品创新升级时,两面针忙于多元化投资,产品研发不足,研发投入不足1.7%。

  连续12年卖股票

  早在2016年10月9日,两面针曾向东通公司借款3亿元,借款期限12个月,借款年利率7.3%,以所持北部湾银行1.54亿股股份进行质押担保。

  一年后,两面针只归还了1.5亿元,剩余1.5亿延期至今年10月10日。如今,该笔借款不得不再次延期一年。

  为了弥补现金流和偿还贷款,今年7月3日,两面针公告称拟出售不超过1200万股中信证券股票,以当日收盘价16.32元/股计算或可变现近2亿元,获利1.6亿元。由此,公司持有的中信证券1512万股,锐减为312万股,所余不多。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两面针第一次靠卖股票给企业“输血”。记者统计发现,从2007年开始,两面针已经分9次出售中信证券股份,总计9911.66万股。不仅如此,近10年来两面针还从中信证券总计分红11827.67万元,加上出售股票的投资收益189745.25万元,依靠中信证券就为公司带来真金白银20个亿。

  能够获得如此高额回报,源于1999年8月,两面针作为发起人参股中信证券,投入1.52亿元,持股9500万股,折合每股1.6元。再加上后续低价买入股票,才得以持续出售。

  除了给两面针“输血”,最重要的是让两面针在每次面对年报亏损之时,能够以出售股票的非经常性损益让两面针扭亏为盈。梳理自2004年两面针上市以来的业绩,除了上市之初的两年公司有盈利之外,自2006年开始,两面针扣非后的净利润就出现亏损。据2017年财报显示,两面针营收为14.72亿元,同比下滑5.74%;扣非净利润亏损1.538亿元,同比下滑40.99%。今年上半年,两面针依旧出现亏损,扣非净利润达到-1700万元。

  “靠变现之前的证券或者理财、股权投资,两面针补充企业经营和流动资金。”广发证券有研究员告诉记者,如今“价值投资”才是证监部门的指导思想,这种靠“非经常性收入”或者政府补贴,来粉饰报表的方式肯定会被市场唾弃。

  “地主家余粮也不多了。”有投资者表示,公司持有的中信证券目前仅剩下312万股,按照目前15元/股核算,不到1600万市值,不知道以后两面针还可以卖什么来维持现金流。就此,两面针董秘办工作人员以公司将在近日发布季报为由,拒绝接受记者的采访。

  今年4月27日,两面针曾收到上交所的问询,就连续12年的扣非后亏损,加上以前年度公司主要依靠出售所持股票实现盈利,其主营业务持续盈利能力受到质疑。

  根据两面针财报,公司目前持有交通银行(601328.SH)总计5.16万股股,中煤能源(601898.SH)6.5万股,货币基金(519800)投资35.95万元。此外,公司还持有柳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000万股,占比0.59%;持有广西北部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1.54亿股,占比3.51%。

  如今,北部湾银行的股权已被抵押,持有其他公司股票有限,由此仅剩柳州银行股权。此前,有消息传言柳州银行会借壳两面针,但之后又不了了之。

  深陷多元化投资困局

  在多元化投资的道路上,两面针一直未曾停歇。

  在2004年财报里,两面针的细分业务不仅有牙膏这单一品类,还包括牙刷、香皂、洗衣粉、洗发露、卫生巾、钢材贸易、药品销售等板块。此外,两面针在当年还出资2945.2万元,投资扬州旅游用品有限责任公司的相关项目。根据当年财报,钢材贸易收入为1.32亿元,药品2200余万元,牙膏主业的收入高达4.83亿元。

  2005年,两面针又分别投资了三家公司,分别为从事房地产、洗化用品生产、公共交通的经营业务,总计投资1660万元。

  但一系列的“多面”投资,并未给两面针带来好日子。财报显示,两面针2007年参股的7家公司中5家亏损;2008年参股8家公司中6家亏损;2009年,参股9家公司中5家亏损。

  如今,两面针的业务主要包括日化、药业、造纸、房地产四大板块,共有7家子公司。这些“副业”似乎并未给公司带来预期中的利润,反而成了拖累。

  公司财报显示,柳州两面针纸品有限公司今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为-1722万元,对上市公司造成了1457万元利润损失的影响;安徽两面针·芳草日化有限公司今年上半年的归母净利润为-166万元;柳州两面针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今年上半年的归母净利润为-126万元;柳州两面针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今年上半年的归母净利润为-13万元。

  就此,两面针在财报中解释称,“公司所处的日化、药业、造纸等产业领域均不同程度存在生产能力过剩、过度竞争的状况,加上公司长年扣非后亏损,使得实现公司发展目标有一定压力。”

  品牌营销专家路胜贞认为,多元化发展是日化企业的一个通用经营模式,但是两面针的精力似乎是以资本表现为最大目的,忽视了实业本身需要一步一步的扎实积累,在每一个产业上的基础投入都表现得不足,“不能聚焦精力,市场表现不会让人满意。”

  回归主业的竞争悬疑

  为了扭转亏损局面,两面针此前半年报称,“公司将聚焦主业,效益先行,持续发展销售规模,提升产品毛利率,合理控制费用,努力提升经营效益。”

  前瞻产业研究院研究员朱茜认为,2017年,我国牙膏行业市场规模约257亿元;据预测,未来几年,我国牙膏市场将以7%~9%的增速发展。牙膏行业增长渐缓,单纯牙膏市场容量有限。

  根据中国口腔清洁护理用品工业协会数据,高露洁公司旗下的“高露洁”、宝洁公司旗下的“佳洁士”、联合利华公司旗下的“中华”等为数不多的热销品牌雄霸国内60%以上的市场,而余下的不到三分之一的市场要被云南白药、冷酸灵、两面针、田七等众多民族品牌“共享”,差距之大可见一斑。

  在天猫超市,云南白药牙膏留兰180g的月销达到11.33万笔;高露洁冰爽牙膏180g月销为2.22万笔;舒克两支各120g的牙膏月销也在3.58万笔。相比之下,两面针牙膏的网店尚未有月销上万笔的品类。

  此外,在酒店牙膏用品市场,西安市一家经销商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目前3克装的两面针牙膏出厂价为每支0.08元左右,去年最低不过0.06元,加上运费一般在0.1元之内的成本。而高露洁、黑妹等酒店用品牙膏价格高出一倍以上。

  因此一些酒店企业要么用高端的诸如高露洁、SEVEN PLUS,要么就用低端的杂牌子,一般3克装也就三四分钱一支。该经销商表示,两面针在酒店用品市场的定位很尴尬,不具有强大的竞争力。

  “从我国牙膏细分市场的格局来看,美白功能的牙膏市场占比最大,达到了28%;其次是中草药类型的牙膏,占比达到了21%,多功能的牙膏占比仅为10%。”朱茜认为,如果添加中草药成分的牙膏能够通过技术创新持续进行研发升级,在功效上赢得消费者口碑,那么外资品牌气势汹涌扫荡中国市场的“铁蹄”有望被阻拦。

  就此,路胜贞认为,对于两面针来讲,最大的挑战是常年的低迷导致品牌降级,没有跟上国产品牌升级的步伐,重新回归牙膏主业比较困难,而且在市场中占比太小,影响力非常有限。“如果上市公司的漏洞太多,无法弥补时,进行壳资源整合也是可能的。”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