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南洋连遭举牌 控股方交大系主动减持“退让”?

【新南洋连遭举牌 控股方交大系主动减持“退让”?】9月18日晚,新南洋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上海交大企业管理中心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573万股,交易价格为26.09元/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减持金额合计为1.49亿元。此番减持后,新南洋第一大股东交大系的持股比例由原来的24.58%下降至22.65%,与不断举牌加码的中金投资相比,股权比例相差进一步缩小,目前,两者差距由原来的近5%缩小至2%左右。(证券日报)


K图 600661_1

  在中金投资的连续举牌下,新南洋的控股股东交大系开始“退缩”。

  9月18日晚,新南洋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上海交大企业管理中心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573万股,交易价格为26.09元/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减持金额合计为1.49亿元。

  此番减持后,新南洋第一大股东交大系的持股比例由原来的24.58%下降至22.65%,与不断举牌加码的中金投资相比,股权比例相差进一步缩小,目前,两者差距由原来的近5%缩小至2%左右。

  一直表态并不谋求控制权的中金投资,在举牌新南洋且持股比例接近第一大股东之时,其斥资的成本已经接近10亿元。

  减持套现1.5亿元放弃控制权?

  在新南洋被频频举牌之际,公司控股股东交大系不但未进行增持巩固控股权反而采取减持套现的行为,让人不解。

  9月18日晚,新南洋发布公告称,公司于9月18日收到控股股东——上海交大企业管理中心(以下简称“交大企管中心”)《关于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新南洋股份的通知》,交大企管中心于9月18日,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573万股股份。

  据半年报数据显示,新南洋的第一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分别为上海交大企业管理中心、上海交大产业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交大产业”),持股比例分别为12.45%、12.2%。交大企管中心与交大产业都由上海交通大学控股,二者为一致行动人。

  减持后,交大企管中心与交大产业合计持有新南洋6491.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654%。

  另外,交大企管中心承诺“将严格按照证监会、上交所关于股份减持的相关规定实施减持,从此次交易起至未来任意连续90日内,交大系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股份的总数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2%”。

  对于减持原因,新南洋在公告中称“出于股东自身资金统筹安排的需要,此次减持并不影响控股股东地位。”

  对于控股股东减持一事,《证券日报》记者就此致电了新南洋董秘办公室,工作人员称“这是控股股东自身的原因,上市公司会按照证监会的要求披露信息”。对于控股权是否会出现变动,上述人士表示“不了解”。

  值得注意的是,股权占比高达20%的中金投资,在此番交大系的减持下,股权比例差距缩小至2.65%,若交大系未来90日内再减持2%,则二者股权比例相差不超过1%,中金投资离新南洋控股权仅一步之遥。

  间接控制交大昂立?

  中金投资在新南洋的举牌路径,与此前其在交大昂立的资本运作路径上,如出一辙。

  交大昂立与新南洋皆都与上海交通大学颇有历史渊源,二者都属于交大系上市公司,交大系还通过新南洋间接持股交大昂立。

  去年9月份,开始扫货新南洋之时,中金投资也开始扫货交大昂立。

  今年5月4日,交大昂立公告称,中金投资及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股份比例达10%。今年1月份,中金投资及一致行动人第一次举牌交大昂立。

  今年9月13日披露的权益报告书显示,中金投资及一致行动人持有交大昂立比例达14.97%,而交大昂立的第一大股东为大众交通。

  截至今年二季度末,中金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为交大昂立第二大股东,仅次于持股19.17%的第一大股东大众交通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

  由于中金投资持有新南洋20%的股份,穿透计算中金投资共持有交大昂立17.67%股权,中金投资与交大昂立控股股东的持股相差进一步缩小至1.5%。

  未来,如果中金投资继续加码新南洋,而新南洋的控股股东继续减持的话,不排除中金投资成为新南洋的实际控制人的可能性,加上中金投资通过新南洋间接持股交大昂立的股权,中金投资有可能一举拿下两家交大系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在举牌方筹码逼近自己时,新南洋大股东却减持套现,有可能是双方私下里已经谈好了控制权的归属问题,只不过在二级市场各自增减筹码,如果交大系很在意控股权,不会在关键的时候减持。”一位投行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称。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交大系而言,其既是新南洋的实际控制人,也通过新南洋参股交大昂立,二者都从事教育培训,多年来的同业竞争问题并不能规避,此番中金投资的举牌,或成为交大系教育资源整合的一个契机。